1. <noframes id="8zkac9"><tbody id="8zkac9"></tbody><u id="8zkac9"></u>
        • <small id="v9apj3"><font id="v9apj3"></font><li id="v9apj3"></li><tt id="v9apj3"></tt></small>
        • 凱瑟琳大帝/長大

          “還有一年多一點,你們就要高考了,現在你們沒什麽壓力,等上了高三,你就知道緊張了,你就該後悔爲什麽當初不好好學習了,你就……”這是最近凱瑟琳大帝們高二學生聽到的最多的話了。是啊,多麽樸實的曆屆學生經曆啊!但,我們現在好迷茫,好像一瞬間就找不到前進的方向了,難道只有一條路可走嗎?每天早晨六點半之前到教室,渾渾噩噩的度過一天,十點多才可以回寢室睡覺,但爲了不在這個競爭的環境中被淘汰,還要拿著手電筒,像探照燈一樣掃描課本上的每一個角落,大概是學到十一二點吧,迷迷糊糊的就睡著了,有時都是帶著外套睡。試問,我們沒有壓力嗎,我們不緊張嗎?

          最近剛剛結束了期中考試,下次再考就應該是學業水平測試了吧,總感覺高二比高三更緊張,從各科老師的口中總結出:下次的考試會決定我們一生的命運。也許這個結論太過唯心,但他們總是說的好像死神就要到來一樣,必定會帶走一些人的夢想。那高考呢?是不是等我們自取滅亡?一切都是應試教育……也許從我們感到考試可怕的那一刻開始,就有好多學生在內心感慨:“我一定要好好學習,不爲報效祖國,就爲當上國家教育局的頭頭,然後取消應試教育制度,讓以後的孩子不要再受煎熬……”

          或許,我們就是那幾只鴿子。

          車窗外的香樟樹葉篩下一地細碎的陽光,斑駁了一個清晨的時光。坐在擁擠的公交車裏,雙腿已被巨大的行李箱擠壓得毫無知覺,思緒被行李箱晃眼的反光,拉回到那個臨行前的晚上……
          “衣服多帶點,去6天就帶6套吧。你記住藥放在最外側目的隔層裏,萬一有個不對勁立馬就吃……”她的聲音還是那樣尖,我吐了吐瓜子皮不耐煩的說:“媽,不就去軍訓嗎?至于這麽隆重,我都這麽大了,難道還不會照顧自己?”說完,頭也不回地走了,只留下身後兩道怅然的目光,穿透夜色,穿透我的皮膚,在我的骨骼上镌刻下無形咒文。
          果不其然,一下車我們變成了那些雙目銳利喊聲攝人的教官們的獵物,一個個從家裏的“小皇帝”淪爲了無依無靠的可憐蟲。汗水像是小狗不懷好意的舌頭舔過皮膚,又像是頑皮精靈在我的背上玩俯沖。漸漸的酥麻感像是尖細得的藤蔓纏上鞋子,刺入腳跟,在雙腿內瘋長,于某一瞬間變成疼痛啃食你脆弱不堪的雙腿。軍訓的第一天便在這一分一秒的煎熬裏落下帷幕。
          深藍色的天空黑暗而遙遠,仿佛在另一個時空。此刻,惟有燈光照亮著我們彼此的臉龐。大家洗完澡,開始洗衣。唯獨我坐在床上一邊捶腿,一邊抱怨。
          “你不洗衣服嗎?"有人問我。
          “我帶了6套呢。”雖不願意承認,不過媽媽還是很有先見之明的。
          “可是放久了,不是又臭又難洗嗎”
          她的話好像曠野裏潔白的閃電,在被它擊中時,身體和心裏的某些部分發生永久性的碎裂。那些長久以來強撐在心中所謂自尊,所謂自信,都化作幼稚自負的脆弱原形,破碎四散,零落一地,在心中反射出嶄新明媚的光,引領我找回遺落于記憶牆角的那些蒙塵的寶石。
          原來,長久以來,媽媽一直是以俯身的姿態面對著我。她俯下身子爲我洗衣,俯下身子我疊被,俯下身子爲我掃地……我以爲當我的身體一節節拔高,當我能俯視她時,我便是長大了。而事實上,我永遠是一個沒有長大孩子,與她相比,我早已低進了塵埃裏。
          跳下床,我打了一盆水,仔細的將衣服浸入其中,深藍色的洗衣液在水中氤氲開來,像一朵深情的藍蓮花。水溫柔的觸感絕不是親吻,它只是以婉約的姿態在等待,等待衣物粗糙不一的紋路慢慢打薄你的雙手。水聲淋漓,像是陰陰的冷笑。等到你的雙手漸漸泛紅,它便化作千萬根銀針,針針刺在手上,疼在心扉。
          我虔誠的感受著,心裏漸漸生出了幾縷異樣的情緒,我不知你是不是也像這樣,日複一日的彎下身來爲我操勞,從而落得滿手裂痕。我只是隱隱覺得,只有當我也學會以彎腰的姿態面對你,面對這個世界時,我才算真正長大了。我希望當我脫下肥大的軍褲換上便裝時,不是看著踝上又短了一寸的褲腳,而是捧著你滿是裂痕的手,望著你的眼,告訴你,我已經長大。

          日日盼,夜夜盼,學校終于給搞了乒乓球室和台球室,我們終于有新鮮的活動方式了,可見以前的我們是那麽的孤獨,內心是那麽的空虛。本以爲,就算熬完高三,也只有體育課可以放松心情,盡管它是那般乏味。幸運女神還是眷顧了我們這些每天笑的蒼白又無奈的孩子,我們發自內心的感謝,感謝耶稣,感謝聖母瑪利亞,感謝上帝,感謝好多好多神,或許我們要感謝的是學校,算了,還是以後感謝國家吧。

          記得前不久我們高二籃球聯賽,文科班的學生在結束後對我們班說:“以後再也不和你們理科班的學生打球了,你們都燥。”呵呵,也許吧,我們每天抱著數學題,物理題做啊做,能不燥嗎?真不知道文科班的學生每天抱著政史地怎麽學,是不是讀啊讀?郁悶ing……每次考完試,語文老師總會說:“你看看你們作文寫的,不及格的怎麽這麽多啊,我看了看,高分作文都是人家文科班的,你們就是一點都不重視語文,以後上語文課不准做數學題。”其實,我們也有過反思,最終一致認爲,國家怎麽不好好培養我們這些花朵,凱瑟琳大帝們是鮮花,不是殘花。



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1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49 2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