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款捕魚,山盟海誓皆煙雲,空流落花歎伶仃

秋風冽,一地金,陣陣蕭瑟寒意涼。雲暗淡,輕風泣,翩翩柳絮折腰眉。曾經山盟海誓的輕許,化作雲煙盡消散。往日花前月夜的情話絮語,早已分崩離析。可歎,世間真情難覓,任憑暗香留痕。可怨,獨繡錦緞繁華,情濃處,歡情薄。可笑,山無棱,江水竭,乃敢于君絕;可悲,滿腔柔情化相思,誰人拭淚?紅酥手,高腳杯,醉一把塵緣,絕一處情殇。花凋殘,水自流,歎一種愁怨,吟一處伶仃。
百年修的同船渡,千年修的共枕眠。今生,扁舟未能同乘,如昙花一現、如流星瞬間,就稍縱即逝。一切如鏡中花,水中月,不是愛的不夠真,亦不是愛的不夠深,而是你新款捕魚的修行太淺,禅境無緣相約。佛曰:五百世的回眸,才換的今生擦肩而過。今生,佛成全了我的思念,石橋邊的驚鴻一瞥,成就美麗的邂逅。幸福總是太匆匆,前世我頻頻揮手,用一千次回眸換的與你今生的駐足停留。下一次的重逢,需要多少千年的等待?又能曆經多少次輪回,才換的與你再續情緣的機遇?
緣起緣滅,今生愛已逝,往日情已斷。昔日愛戀,如漣漪逐漸停止,不再波瀾。舊日的歡愉,如行雲流水劃過,不再飄過我的世界。重拾獨處的幽靜,習慣寂寞的美麗。梳理紛雜的心緒,訴一墨芯香,記憶深處,你逐漸模糊、遠去、不見。你我的故事,注定是一段離歌,樂聲響起,余音已定。渡過忘川,跨過奈何,笑飲孟婆茶,忘卻今世的愛恨情仇。從此飛回湮滅,再不思今生紅塵情事,再不念今生情人。你——徹底的消失殆盡!
不要“衣帶漸寬終不悔”的一廂情願,也不守“爲伊消得人憔悴”的癡念。也不聽“信誓旦旦,不思其反”的誓言,亦不信“侬作北辰星,千年無轉移”承諾。如若你不是我的蓮花,請不要用那深情款款的黑瞳來叩擊我的心扉,如君子之交,束手一握,嫣然一笑,足矣!如若你我認定彼此是今生的緣,就請執手相牽,不輕言棄。
拈一紙繁華,落一處盈箋,翦水凝眸,墨香依舊。紅妝勾勒,唇影點降,掩映的是如水的清寒。是誰閑坐菩提樹下,細數一季的滿庭芳菲,淺淺的相思,柔柔的呢喃。又是誰,萬丈紅塵彈一曲愁腸炫音,袅袅梵音,沉醉人間的風花雪月。一阙青詞,一杯金樽,圓暈了前世今生的眷戀,訴說無盡的哀傷愁怨。

以前我不明白媽媽爲什麽總是沒完沒了的擔心。各種防範應對的知識充滿我的耳朵。這還不算,能親自守護的時候絕不離開半步。

從我上小學一直到進入初中,家到學校路程不超過30分鍾,媽媽總是堅持天天接送我上下學。小學的時候因爲同學們都有家長接送,還沒感到什麽特別,每到放學,門口的家長都是人山人海。進入中學後,接送的家長漸漸少了,校門口漸漸冷清了。同學們三五成群結伴而行,每到校門口看見媽媽的身影都是我和同學們說再見的時候。

直到一次開放課,主題是培養自立的精神,老師做了一個調查:到現在還讓家長接送上下學的請舉手。這分明是在說我嘛,我哪有勇氣舉手。幾個平時一起走的同學偷偷地瞟我。那一刻我的臉騰地一下紅了。

我的尴尬顯然沒逃過坐在後面的媽媽眼睛,回家的路上媽媽沉默不語。過了好長時間才半開玩笑滴說:男子漢了,不好意思讓媽媽接送了?我迫不及待地裝出很成熟的語氣說:以後讓我自己走吧也不遠,即使有什麽情況我也能應對。媽媽的眼神閃過一絲失落,馬上又用欣賞的口氣說:呵!翅膀硬了嘛!

第二天一早我吃過早飯跟媽媽說了一聲再見,就興沖沖的出了家門,一路上像快樂的小鳥邁著輕盈的步伐,走進校門,習慣性地回頭看了一下校門外,突然發現媽媽的身影正躲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目送著我的背影

那一刻我明白了爲什麽昨天在路上媽媽沉默不語,原來是在糾結如何讓我平安地成爲一個男子漢。那一閃即逝的失落眼神裏原來是充滿了害怕失去我的憂慮。最後終于決定暗中護送。

媽媽知道被發現了,沖我做了一個尴尬的鬼臉。當我再回頭看時媽媽已經消失在上班的人群中了

清晨的第一縷陽光暖融融地灑向大地和我的身上,把一切都照的生機盎然。我發現,媽媽的愛就像這縷陽光,哺育著生命欣欣向榮。有了它,即使是石縫中松柏也能挺出參天的樹幹和枝葉;有了它,即使是茫茫沙漠中的小草也能積蓄能量,長出嫩葉。這種神奇的力就是母愛。人生因有了母愛而美麗;母愛,讓人生更加絢麗多彩。而新款捕魚們卻常常忘記它的存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