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ol id="3s1whd"></ol><tfoot id="3s1whd"></tfoot>

              什麽斟句酌|以掌聲爲題作文900字 掌聲又響起來

              然後是一只鷹改變了什麽斟句酌。

              你問,什麽是堅持,什麽是努力,什麽是奮鬥,什麽是勇敢;你問,如何能熬過漫長的時光,如何在舞台上發光發亮,如何讓努力得到肯定,如何用苦澀的汗水培育成鮮豔的花朵。你想知道的,那再次響起來的掌聲,都會告訴你。

              我是一只獨立高傲的野狼,我有犀利的雙眼,鋒利的牙齒,我的使命,便是奔跑。沒錯,奔跑是我一生的職責,我的生命注定與奔跑相融,即使累了,乏了,雙眼也始終直視前方。我沒有夥伴,一出生,我的母親便棄我于荒原,她唯一一句冷漠的話,是我心中最執著的信念去吧,去追逐你想要的東西。

              你知道我的一生的追求與信仰在哪嗎?他開始自言自語,在藍天。對,我的追求便是那廣闊無垠的藍天,在那裏,我可以任意翺翔,無所拘束,我能長鳴,我能盤旋,這是藍天所給予我的。

              開場時,所有的觀衆都是一副精神飽滿的樣子,望著舞台,迫不及待地想要看這場最後的審判。在主持人上場時,那如海嘯般的掌聲鋪天蓋地地湧出,讓坐在後台准備的她激動不已。很快,很快就能輪到她了。她安慰著自己。實則不然,方才她被告知,她是最後一位出場的。

              我穿過西伯利亞森林,瞥見一只受傷的老鷹正在樹下掙紮,恰逢我的進餐時間,我的眼眸綠光閃過,我一個猛撲,不費吹灰之力便捉住了他。在某種意義上來說,他是我的同類,同樣的孤立,傲然。只是我一向不擅多言,在我舉起利爪的一刻,他突然緩緩道:我猜你一定死奔跑者,在找尋某種答案。呵,這只鷹倒有些趣味,和我往常遇到的所有獵物都不同,我饒有興趣地想著。

              舞台上的聚光燈大開,把舞台照得發亮,台下的觀衆席黑漆漆一片,卻坐滿了人,與那光豔靓麗的舞台形成鮮明的對比。公司裏一年一度的歌唱審核拉開帷幕。這一場,決定著所有人的去留。

              于是我開始孤僻,冷酷地獨自上路,只是,我至今也未找到母親所說的我想要東西是什麽。我只知道奔跑,奔跑于初晨的地平線,向著望不見盡頭的天際跑去,我相信什麽斟句酌要的就在前方。

              舒緩的前奏響起,她緩緩地唱了起來。她身上像鍍了一層光,五官的陰影落在臉上,格外迷人。聲音铿锵有力,音准完美無缺。高潮部分,音的八度落差拿捏准確,遊刃有余,像瀑布一瀉而下,震撼人心!睡著的人肉了揉眼睛,睜大了看著舞台上的她,發出耀眼的光。所有人都怔住了,被這歌聲從朦胧意識中拉扯至清醒,關注著,眼睛一刻也無法離開這舞台。觀衆的心啊,隨著她起伏的歌聲起起落落,正如之前躲在帷幕裏的她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推薦閱讀:

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1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49 2001